文案:

人生總是有意外,通過書樓一朝穿小說中。

溫婉覺得這樣的人生太喜感了,首先面對的是爬床。

這是一個穿成配角的宮女,在宮中奮鬥不息,抓緊一切機會,娛樂人生的故事。

 

現代穿書/宮女/男主是(真)太監

 

-----------其實一開始是想歡樂一下,開頭也是蠻「新奇的」---------

 

女主穿書成為宮女,而且是女主角身邊的大宮女,而正值禁足時期的女主為了復寵,安排了大宮女去跳舞勾引皇帝爬龍床~~

 

女主穿過來的第一要首面的就是爬床,而看過書的女主角也知道這個宮女配角就是個炮灰,書裡爬床成功但心大了開始跟女主作對,下場自然是慘到不行。

而女主角想要活下去,在這宮裡不要成為靶子還要攀上靠山,所以她決定,床是要爬的,但人選要換一下,爬龍床先不說靠山不穩,整個後宮的仇恨值跟女主角的反目不是那麼好受的,所以她決定....爬皇帝身邊大太監的床。

這是很歡樂的,先不管女主角的歡樂腦補,什麼「夜長夢多,你脫我脫」,甚至自備桿麵棍,抱著「菊花綻放」打算,再有自己在現代幾個G的G片當後盾,她英勇的去攻略大太監了。

 

恩,看到這邊,先不論怎麼爬,光靠書中原本對這位管著誡慎司的大太監,那「絕無僅有」的形容加上一貫BG文的走向,我不禁想:不會又是一個深藏不露的高人吧。

 

重點:男主角是太監?

這很挑戰,而且沒多久就發現,他是真真正正(咦?)的太監。

 

總之,女主角爬床成功了,而男主角那「絕無僅有」的形象崩了,一開始形容得有多生人不近,後來面對女主角就有多掏心掏肺寵溺無限(雖然限女主,但人設還是好崩)。

但女主角是真心真意的(桿麵棍當然沒派上用場),再來自己想活下去的同時也想帶著男主角活下去,畢竟在書中男主角身為太后放在皇帝身邊的奸細,裡外不討好,後來更是被太后推出去當謀逆的替死鬼,死得淒慘。

所以二人轉投皇帝,對付太后,同時女主角和原本的主人也就是嘉妃聯手,確保原本的書中女主嘉妃在後宮一路開綠燈,同時也大表忠心。

 

男主角家的冤情也在皇帝的首肯下平反,男主角的弟弟終於能光明正大的脫離小倌館(雖然很早就被哥哥救出來了但畢竟還是罪臣之子不能正名),然後開始被逼著結婚留後這樣。

 

女主角是什麼開鎖世家傳人,這中間也有落難時遇到的那個神醫抱著的那個鎖,天知道為什麼女主角家中傳下的會跟一本書裡的搭上線,就像男主那個師父的事也交待得不清不楚,但整體來說還算不錯。

只是........既然這麼堅定的把男主角設定成了淨身後的太監,能不能不要做得那麼激烈,而且作者的細節描述真的讓我那種強迫症又要發作,都割了是還要硬什麼,真的不如「菊花綻放」(我真的BL看太多歪了)。

 

 

其實,我真的大部份因為「男主是太監」這個新奇的設定看下去的XD,畢竟常常來個搞半天,是假太監的,這種少見多了~~

 

 

 

 

創作者介紹

地下十八樓接待中心

紅色的芹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