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自從發現世人眼中蘭玉樹般的未婚夫是個雙重人格的蛇精病後,曲瀲一直想要退了這門可怕的親事。

可是偏偏對方兩個人格都認定了她,讓她的閨閣生活中無處不是他的痕跡,帶著一種無處不在的濃郁掌控欲。

更讓她苦逼的是,世人皆認為那是個難得的好男人,她不嫁真是眼瞎了。

於是,被趕鴨子上架的曲瀲在世人的祝福中,悲痛地上了花轎、入了洞房。

婚後的生活,果然如她想像般的"悲慘"。

 

 

-------------就依然是貫徹作者風格的小白甜文--------------

就說每本的男主都會讓女主角覺得可怕或變態或哪兒不對勁......這本的男主是個雙重人格,但其實那情況也不太像是雙重人格,比較像一受到刺激後內心的真實本能就會爆發,對"反面"人格最常的描述就是大家都很怕動不動就要動手殺人之類的,但說真的比較流於表面,就只是個設定(但甜文也不需要太認真了)。然後女主角依然是負責貌美如花,這本走的是惹人憐愛小花路線,雖然只是看上去如此事實上身強體健的,但也是每次必要提一下外貌有多讓人忍不住就想把所有的事都替她辦好了(事實上大家也是這樣做的)。

 

女主角父親早逝,而母親是繼室,而且是軟弱不頂事的那種小白花,雖然好心但就是完全做不上忙。父親的元配是平陽侯的小姐,所以元配生下女主姊姊過世後,在平陽候府的插手下娶了女主角的母親季氏當續弦,看中的就是季家的不顯跟季氏的個性,但這樣在父親逝世後反而不是件好事,所以放心不下的外祖母經常接了姊姊到京城平陽侯府教養,而女主角就是這樣年年被姊姊打包一起帶去。

 

而女主角的父親是為了救下鎮國公而亡,所以在逝去前與鎮國公訂下親事,而男主角當時也在,對四歲的女主角念念不忘,所以堅持要娶女主角,還為了堵住眾人之口請祖母也就是長公主出面提親,給足女主角面子,再加上女主角的姊姊就是重生的,二邊使力下女主角就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完全沒人敢給他臉色看。

 

至於婚後就是男主角家裡那堆爛事,男主角小時候就是個受虐兒,一切都是有心人的陰謀(但真的破綻有夠多),最後一切真相解開的時候,男主角的娘就直接瘋了,男主角的爹專心照顧妻子,又覺得對不起兒子,很快就把鎮國公的位子讓給了自己兒子。

 

然後也有宮變,本來當朝是一堆活不長的太子,甚至還怕兒子死太早直接讓位給兒子登基,結果還是掛了,只好從太上皇變無上皇,含淚再把孫子養大當皇帝。結果到孫子長大兒子多了,最後鬧大了弄出宮變,一下子折光光,剩下皇后老蚌生珠的小皇子(似乎是)。

後來在男主角奉詔南下處理後續的時候被暗算,受重傷還變痴呆,女主角就帶著女兒陪著他,幾年後恢復了才又回京....

其實到後面真的覺得來這段是要幹嘛,本來以為頭部受創就人格融合,後來發現也沒有,不過倒是解決了男主角小時候頭部受創可能活不長的暗傷,只是不必要寫這麼長....

 

-------------算了直接劇情快速記錄好了--------------

 

女主角四歲時跟父親在任上,父親為救鎮國公受了重傷沒幾日就去了,而女主角也重病,鎮國公看父親這麼放心不下女兒,愧疚心態下提出結親要求,而在場的男主角指定要小女兒。

女主角的姊姊重病多日,然後重生了,而後姊姊以「做了一個夢」的方式含含糊糊的跟女主角提了一些上輩子的事,女主角就此知道姊姊是重生的,也常常暗暗的旁敲側擊一些事。

女主角的姊姊要十五歲了,因為家世不算好,父親早逝繼母又是個沒用的,母親外家平陽候府便把她接進京打算幫她說門好親,女主角一家子就這樣上京,結果半途就遇見了鎮國公世子跟寧王世子,到京城後很快的男主角便央了祖母長公主出面,公開婚約,要迎娶女主角。

而這中間,女主角的姊姊迎來了上輩子悲慘日子的起點,就是在皇子鬥爭中無辜的棋子,這次女主角的姊姊避開了,卻還是有個無辜姑娘被打暈送到皇子床上,姊姊找了大太太(事發生在平陽侯府),很快的移走了無辜的姑娘,卻沒想到被個心大的婢女作勢爬了五皇子床,事情一樣發生了,只是對象不是名門千金也只是個婢女所以沒鬧大成醜聞,破壞了大皇子三皇子的計謀,後來這婢女更是反咬說是姊姊跟大太太要她這樣做的,讓皇子們記恨上姊姊跟大太太,進行報復。

而姊姊本來訂了門親,是世家的世子,也是因為這樣,世子都要上京迎娶了半途落水失蹤受重傷,後來甚至只好退親,雖然他自己不在意這樣報復,但不能置全家人於不顧,所以忍痛退親,而姊姊則抱著這輩子就不嫁人,畢竟上輩子被坑慘了,先是被設計下藥跟五皇子鬧出事,那藥讓她活不長,嫁了五皇子後又是水深火熱,雖然她也狠坑了五皇子一把,但實在不是什麼好事。

 

而女主角的部份就很順利,只是婆婆一直看她不爽,但其實是婆婆根本看自己兒子不爽,女主角一直不懂為什麼,怎麼會這麼恨自己的獨生子,而長公主跟男主角甚至男主角的爸都沒說話。

結果,謎底解開,原來男主角不是婆婆的親生兒子,而是婆婆懷孕時,婆婆的親妹妹去別莊探望她,沒想到被酒醉的姊夫ooxx,親妹妹大受打擊,又一次中獎,想打胎結果偷買的打胎藥還太劣質沒打成功,最後只好生下來,結果快要生的時候還跑出了看守的莊子衝到婆婆的那個別莊去,結果二個人都生了,婆婆生了個死胎,而妹妹生了男主角。

男主角大驚,原來自己連庶出都不是而是奸生子,都做好準備要離開這個家,還讓自己的婆婆在大過年的當胸戳了一刀要了結母子情了,結果翻盤。

恩,婆婆生的其實不是死胎,但妹妹生完小孩就快死了,死前說想見姊姊一面,結果一進室就報復的把姊姊的小孩掐死了。

但這時候正好過年回來的小叔叔救下男主角後,聽見婆婆這樣說,反駁了,親妹妹掐的不是婆婆的小孩而是妹妹自己的小孩,這才是親妹妹真正的 報復。

這個驚人的真相一出來,本來精神狀態就不穩定的婆婆直接瘋了,再也沒好了。

原來這一切都是為了鎮國公府而設立的陰謀,包括當初親妹妹被設計,只是為了拖住長公主然後就能做掉邊境的鎮國公BALABALA~~~

 

再來就是姊姊的部份,後來成了秦王(還什麼王不管)妃,結果那秦王根本是明方大師也就算了,還是長公主的幼弟,但因為女主角是姊姊的孫媳婦,所以乾脆的冒名然後頂了秦王的名號,從長公主的弟弟皇帝的叔叔變成長公主的姪孫皇帝的姪子囧,而且還有外族血統就算了,他娘還就是設計鎮國公的元兇~~後來就被男主角的小叔叔一劍砍了。

女主角的姊姊發現他的真實身份及血統後,開始推敲,才發現上輩子自己死後,明方大師可能就是坐上那個位置的人~~不過這輩子因為她,所以明方大師就安份的當他的秦王了。

 

大概就這樣~

 

 

 

 

 

創作者介紹

地下十八樓接待中心

紅色的芹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