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完上一篇才想到,系列1應該是這本才對。

書名:十分鐘的女主角

男主角:章柏言(柏特)

女主角:趙紫綬

系列:壞男人啟示錄1

這本對我而言,是一本很奇特的書。

章柏言是個集團繼承者,同時也是個叛逆小子,不願意受他父親的操控。這很正常。

所以當父親要在英國求學的他回美相親娶個老婆時,章柏言隨便找了個台灣的留學女生,花了三個月的時間哄她,簽下一堆婚前協議後嫁給他,然後把證書傳回去氣父親,表示他絕對不會讓父親決定自己的人生。

這一段也還算正常。

那奇特點在哪?在於他這段「隨便」的婚姻。

他沒有很快的離婚,二個人先在英國渡過了一年的新婚期,而後章父病危的消息傳到,章柏言很快的帶著妻子回到美國,將她丟在豪華的波士頓公寓後,就再也沒見面。

後來他辦完父親的喪事,決定去找妻子離婚。隔日,他拿了簽妥的離婚協議書走人,但是他同時也與女主角再上了一次床,這讓他在十個月後當了父親。

他並沒有見過小孩,因為從那天離開後,二人就再沒見過,直到四年後,章柏言受到危險需要躲到某處,同時也需要人照料他的生活起居,才與這位「前妻」再見面。

奇特點在於,拿離婚協議書去簽,為什麼會上床?而且十個月後小孩出生了,章柏言居然也不曾對這個小孩產生半點好奇。

好吧,回歸故事上,這一切就又從重逢後開始了。

在他躲藏的這段時間,他放下了平日集團執行長的重責大任,適應鄉間悠閒生活,同時也適應著前妻與他那初見面的兒子。

日久生情,是這樣說的嗎?總之他開始有了改變,在趙紫綬跟戴倫,也就是他兒子的陪伴下,開始有某種程度的「覺醒」。

關鍵點發生在他回紐約時,在各方壓力逼迫下的他顯得疲憊萬分,而這時他撥了電話給另一端已然沉睡的女主角談心,而聊著聊著,他就聽見了讓他嚇傻的話。

趙紫綬:「其實我們是相愛的。」

ok,不只男主角嚇到了,我也是。

在男主角這一連串的對待下,我很難相信他們是相愛的。而我慶幸的是,男主角也不相信,他堅持自已是個混帳丈夫,她對他而言只是反抗父親的棋子,他甚至四年來對她與小孩不聞不問,而四年後再重逢,依然是建構在「利用她」的模式上。

喔,我真感動,幸好你自己知道。

感動不到一頁,下一章,章柏言已經開著租來的車子直奔女主角所在地,同時回想起許多二個人相處的點點滴滴,那一段甜蜜的過往。

我的媽呀,你的失憶是為了防止女主角太多問題的藉口,你不是真的失憶好嗎?不要突然就想起一堆我從來都不知道的回憶好唄。

我的阻止顯然無效,章柏言的特快車已經趕回紐澤西的鄉間小屋,而且直接開到女主角的床上去了。

很好,才剛想起來二個人相愛,馬上就身體力行了。

好啦好啦,你們去相愛吧,反正這是必然的情節,我會努力接受的。

故事繼續下去,重拾甜蜜的二人一家三口的平靜生活,在章柏言危機解除的同時亂了起來,一群人衝到那鮮為人知的「秘密花園」,七嘴八舌的說著需要他決策的問題。

就在這時候,趙紫綬才知道,他沒有失憶,而且他有未婚妻。爆點來了,未婚妻很快的先被撇到一旁去,因為他們的兒子不見了。

真正的犯人綁架了戴倫,想讓章柏言嚐嚐恐懼的感覺 。

而在小戴倫被綁架的這段期間,趙紫綬擔心的歇斯底里,同時也怨恨起男主角,不敢置信他居然連自己親生兒子的生命都可以如此無視。

章柏言無法反駁,的確他一開始會找上趙紫綬,除去二人的生活圈沒交集,他藏身地方不會被依線找出來外,另一點就是--趙紫綬被犯人盯上,總比他未婚妻被犯人盯上好。

在真相大白的此刻,趙紫綬的恨意讓他悔不當初的想去死。

甜蜜的家庭戲碼結束了,才剛對愛覺醒的男主角馬上變成女主角的頭號大敵,連看見他都不能忍受。後來戴倫毫髮無傷的被救出,但趙紫綬也馬上帶著他走人,同時對章柏言申請禁令,決定徹底的阻絕這個危險人物進入自己的生活,保護自己的幼子。

章柏言發飆了,他承認自己的無情失誤愚蠢,但是他拒絕再失去他們。

而在認清自己的心意後,他開始展現自己的決心與誠意,同時要求趙紫綬給他機會,並且很無恥的以小孩來拐騙~

最後三人共居紐約,只是到戴倫16歲,趙紫綬才再次接受章柏言的求婚。

結論:這本也不算難看,可是章柏言的行徑真的讓我很不能理解,也很難接受他是真的愛趙紫綬。

雖然書中提及,章柏言是「嚇到」,害怕自己因愛而沉淪,所以只能很孬的逃避,並說服自己這一切是假相,從來不存在。

我只能說,你是催眠大師嗎?你太猛了吧。

如果你真的愛她,又怎麼會回到美國後就完全不聞不問,甚至連自己的小孩也都不關心。還有在第一章開頭時表現出來的冷漠,對於趙紫綬與戴倫可能面臨的危險完全無動於衷。

若真如此高竿,為什麼會在趙紫綬一句「我們是相愛」的之後,馬上醒過來?

這是這本書詭異的地方,至今我仍無法接受這項說詞,雖然這樣的舉動使得二個人的發展出不同的線……但是還是很不合理。

叫算對愛再幼稚的人,也做不來這種事吧。

我不相信、我不接受、我不同意~~~~(搖頭亂搖猛搖)。

結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紅色的芹菜 的頭像
紅色的芹菜

地下十八樓接待中心

紅色的芹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慧
  • 哈哈...
    老實說我也不太能適應,就像妳說的:
    在趙紫綬一句「我們是相愛」的之後,馬上醒過來!
    不過,我是這樣安慰自己啦!

    『那個章豬頭其實也算有在愛紫綬,
    只是,自己不想去承認!
    因為他本能的以為他只是隨便找一個能結婚的對象!

    恩,我想他那時候也是很認真地,
    挑他順眼有感覺的人才去哄人家的...』

    →←→←→←→←→←→←→←→←→←→←→←→←→←→←

    先說,這是學你的回應^^,只是我找不到語法版,所以改不了字的顏色@@

    關於章先生的愛喔,如果時間點回到他們新婚那陣子,我會同意他是愛趙紫綬的。因為他自己也說了,他不是隨手捉一個,整個大英圖書館人那麼多,他卻只看到在看天空的趙紫綬。

    而哄的那三個月,應該就有建立感情了,所以新婚期甜蜜蜜。

    但是令人錯愕的在後面,如果這麼愛的話,那為什麼父親病危趕回美國後,他就能揮劍斬情絲?雖然去簽離婚證書的那晚有小破功,可是一走也沒再回頭啊。

    更別說四年後艾德提起「前妻」時他的反應有多冷漠。想要裝出來還不是普通人辦的到的耶@@

    所以啊,這一點我至今想不通啊.....

  • meaningfully
  • 我要說~~這篇完全說出我的心聲阿阿

    第一章我就卡住了,對于一對四年都沒關心過的母子,章表現出的冷漠連麥特都看不下去,他這個局外人還會想到"把一個毫不知情的母親牽扯進來是不是該再討論",結果章柏言的態度.......還真的是普通人都辦不到的冷漠

    所以後面他們的互動、章如何重新想起當初相愛的甜蜜,我都沒有感覺了 囧

    事後雖然求了10幾年才又結婚,但妳們連女兒都生了耶
    早就形同復合了吧只差沒那張紙而已.....

    (其實這系列最雷我的是章柏言,沒辦法開頭他表現出的態度實在想忘也忘不掉)
  • 恩,我也是對章柏言前後不一的態度非常雷,就真的完全是想一齣是一齣。
    而且中間空白的四年,是完完全全的空白,就算自我暗示下得再厲害,也不能夠這樣吧。

    事後的求婚,已經完全不在我的關心範圍了XD,就像你說的,都復合女兒也生了,差那張紙嗎?

    至於雷是整系列的都有雷,但是因為我對「不能沒有你」的偏愛,所以放過了章先生(感謝麥特還誰!)

    紅色的芹菜 於 2014/08/29 10:42 回覆